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我从来不曾想念你
我从来不曾想念你

作者:张远芳 来源:《意林》

出国之前,外婆跟我说:“你要走那么久,在走之前去和你妈妈说说话吧。”

我说:“好。”

舅舅开车送我去墓地,那天恰逢鬼节,来祭奠的人很多,我们找了很久才在离陵园很远的地方找到车位。舅舅先去看他的岳父,我一个人抱着两束花走到我妈的碑前。

旁边的墓碑明显已经有人来过,香炉还未烧尽,黑色的烟灰不知飘向何方。

实话说,我不相信神灵,也不相信往生。我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死了。尘归尘,土归土,最终我们都会变成微小的颗粒,进入大自然的下一次循环,我们会变成一棵树,或者一只鸟,我们飘入一条河,我们踏过一片沙漠,我们以后还是宇宙中的一部分,但是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是我们。

所以,每次祭奠的时候他们边烧纸边喃喃地说着近况,我却永远是沉默不语的那个。

但是那天,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盯着我妈那张照片看了很久,我说:“我要走了,我要实现梦想了,你会为我开心的,对吧?”

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妈像少女一般迷上了看韩剧。甚至到了住院的时候,还没忘记跟我讲让我把更新好的剧发给她。她说:“你,以后,不找个玄彬这样的男人,就别带回家。”

我说:“我嫁到哪里就带你去哪里。”

我几乎没有和我妈讨论过爱情,没有跟她讨论过我中学时代暗恋的男生,没有跟她讨论过我幼稚到不值一提的初恋和失恋,没有跟她讨论过我对婚姻的期待,也没有讨论过什么未来。反倒是我妈总安慰我,失恋算个屁,世界那么大,好男人那么多。我摆摆手说,哎哎,我就想多黏你几年不行啊?

讽刺的是,我却比别人少了黏着母亲的那么多年。

我再也没有机会跟她讨论这些年我遇到的那些男孩儿,我在十点半无人的地铁上亲了一个英俊的少年,我曾飞过大洲去见我喜欢的人,我疯狂地爱过别人,此刻我也被别人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我曾因为幼稚的理由和对方争执,我在爱情里遭受挫折,我重新相信爱情,我总在过一个人的生活,而总会有人偷偷地走进我的世界,去分享我的孤独。

好像,有点遗憾。

遗憾的事情还有什么呢?如果她还在,我想我在大学后就会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也许我就会遇到不同的人开始不同的故事,我会教她用微信和淘宝,我会和她一起自拍,这样在微博上晒妈妈的时候也就会有我的身影。而当我辞职选择留学的时候一定会第一个告诉她:“我要实现我的梦想啦,你一定会为我开心。”我遇到不顺心的事也许会忍着也许会冲她大发脾气,我会发伦敦美丽的秋天给她看,也会带着她逛圣诞集市,我偷偷买给她最喜欢的包,我会在做饭的时候问她为什么做不出她的味道,她一定会唠叨好几年:“什么时候才能把份子钱赚回来?”我们会吵很多架,但是最后还会若无其事地和好。

可是除了写这段话之外的其他时间,我从来不去想“如果她还在,我的人生会是怎么样”这种假设性问题。甚至在外婆悄悄抹眼泪的时候我还会不耐烦地讲,人都不在啦,讲那么多有什么用啊?

网上有人问,在亲人去世的一年他都没有怎么哭,是不是他太冷漠?

不是的。

她刚走的时候我还根本来不及哭,我忙着应付前来吊唁和试图安慰我的人。当我意识到她不是偶尔消失而是永远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她的日子。甚至想来,在她生病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对自己进行心理建设了。这听上去冷酷又残忍,但是那时候的我只有二十一岁,除了找各种借口和理由面对这可能即将要面对的现实,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医院外面的天空黑黢黢,没有上帝,也没有超人。

“人没有了母亲,可怎么过得下去啊?”

不是的。

太阳还会升起来,人们还要继续工作,我们还会一天天成熟,看到好看的衣服还是想买下来,依然会有很多很多的快乐,也有很多很多的烦恼。只是,大家像说好了一样避免去谈论和母亲有关的话题。只是,心里那缺掉的一块我不想却也没办法填补了。只是,我认为我已经变成了能照顾好自己的大人,而她却永远永远不会变老了。

这是好事吗?她留给我的,都是她最年轻时的样子。

我刻意不去想她,不去想她讲到我小时候有多聪明骄傲的样子,不去想她对我发脾气的样子,不去想她后悔对我发脾气而给我塞道歉信的样子,不去想她给我做排骨等着我回家的样子,不去想她看到包包一脸欢喜的樣子,不去想她去迪士尼高兴得像个孩子的样子,不去想她在医院一脸抱歉给我添麻烦的样子,不去想她最后安静的像睡着的样子。

她曾经给了我我能奢求的最好的爱。

而现在的我只能把她的爱偷偷放在我永远看不到的地方。

我也很少梦见她。甚至我梦见过很多我也许一辈子都梦不到的陌生人,我都基本不会梦到她。

只是偶尔,她会在我放松警惕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她站在那里朝我挥手,说:“我来看看你,我有点想念你。”

但是,我并不想你来看我。

我并不想你站在那么远的地方看我。

我并不想你站在我永远追不上你的地方看我。

我现在的生活过得还不错,这是我在伦敦的第一个秋天。我渐渐开始熟悉家门口的每条路,我渐渐开始有了我自己的朋友,我渐渐开始了我的论文,我渐渐开始陷入一段爱情。我偶尔想念家里的奶茶、火锅、家人,还有朋友。我的朋友今天结婚了,我在手机上看了直播,但是离家万里,我很想念他们,也有点寂寞。

今天的伦敦起风了,深秋好像突然就到了。

地铁上有很多人,我总觉得她就在这里,但是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她的影子。

她现在在哪里呢?我耸了耸肩,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现在在哪里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又没有很想你。

但是当我回过神,我发现我一直都在想你。

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

闽侯县甘蔗林泓食品商行  电脑版  手机版  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三英村蔗洲路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