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神秘主义者 法国籍犹太裔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简介
神秘主义者 法国籍犹太裔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简介

诺查丹玛斯(拉丁语名:Nostradamus,1503年12月14日-1566年7月2日),亦译诺查丹玛斯,原名米歇尔·德·诺特达姆(法语:Michel de Nostredame),法国籍犹太裔预言家,精通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留下以四行体诗写成的预言集《百诗集》(Les Propheties,1555年初版,“《诸世纪》”为误译)一部。

有研究者从这些短诗中“看到”对不少历史事件(如法国大革命、希特勒之崛起)及重要发明(如飞机、原子弹)的预言。

家庭情况

他于1503年12月14日出生在普罗旺斯。人们通常认为其家族是在宫廷内侍奉过勒内家庭的犹太系意大利医生,其实,这一家族只不过是来自阿维尼翁附近的极其平凡的庶民而已。

祖父佩罗与粮商的女儿弗朗莎私订终身,并生下一子,取名叫儒姆,这就是诺查丹玛斯的父亲。1495年,诺查丹玛斯的父亲放弃家业,移居到圣勒米,与祖父曾经当过医生的尼艾尔结婚,并在当地谋求到一份税官的职业。诺查丹玛斯一家原本奉信犹太教。当诺查丹玛斯 9岁时,全家皈依天主教。1512年,诺查丹玛斯的父母又改信基督教,并加入了新基督教教会。诺查丹玛斯从小就深深地受到了犹太神秘文学的影响。所以在今后解读他的预言时,我们不得不时时注意“犹太”这一重要因素。

诺查丹玛斯是长子。他有四个弟弟,有关前面三个弟弟的情况,人们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最小的弟弟曾经发表过许多普罗旺斯风格的低俗的歌曲及杂文,最后在普罗旺斯最高法院任检察官。

诺查丹玛斯的非凡才能从他幼小的时候起就十分引人注目。他所受的教育主要来自于他的祖父,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数学,以及被称之为天体学的占星术等,无所不学,无所不通。祖父去世后,他回到住在巴里大街的父母身边,继续接受外祖父对他的教育。不久,诺查丹玛斯被送到阿维尼翁去学习,与居住在当地的几位表兄弟住在了一起。诺查丹玛斯对占星术显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在同学们中间,有关占星术的讨论常常成为共同的话题。他支持地球围绕着太阳旋转的天体论学说,这使得他的父母常常担忧他会不会被当成异端分子而受到镇压,因为他们毕竟曾经是犹太教的信徒。1522年,为了让他改学医学,他被送到了蒙彼利埃,当时他已经19岁,在蒙彼利埃,他结识了几位进步的医学人士,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3 年之后,他轻轻松松地获得了学士学位。当他拿到开业许可证后,他决定离开大学返回故里,全心全意地去救助可怜的传染病的牺牲者。

生平经历

与病魔斗

16世纪,恶疫成了法国南部地方的风土病,特别是炭疽病的流行,使得人们整天在惊恐不安中度日。在诺查丹玛斯的一生中,曾有过不少的中伤者或反对者,但对他面对疾病时的勇气、人性,以及对患者倾注的爱心,对贫困者的宽容,无一人表现过异议。早在1525年,他就成了当地知名度颇高的好医生。

诺查丹玛斯走街串巷,并研治出若干种独特的处方及治疗方法,与各种病疫战斗,这从他于1552年出版的著作中亦可找到佐证,为了救助患者,他倾注了心血。他从纳尔榜辗转到卡尔卡松。在那里,他时常为当地的司教开一些长生不老的处方。他期望他的处方能奏效,倘若真的有效的话,岂不可以将更多的患者从死亡线上挽救下来吗?

卡尔卡松之后他又去了图卢兹。后听说波尔多疫性严重,他又奔赴波尔多。

学医济世

当他再次回到阿维尼翁后,他花了数月的时间对各种病疫进行了潜心研究。也许正是在这段时间内,他对魔法与玄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在阿维尼翁图书馆此类藏书甚多。当时,教皇使节与马耳他的骑士团长正在阿维尼翁。于是诺查丹玛斯以最佳配方为他们配制了鲜美的温博果冻。以现代人的眼光来判断,是一种含糖过多的食品。

近4年的轻松生活之后,为了取得博士学位,诺查丹玛斯返回蒙彼利埃,并于1529年10月23日再度就读于医学部。因为他的名声与成功。以至于在医学部内部树敌甚多,使得他难以对自己的独特见解进行深入研究与发表。然而,由于他的学识与能力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所以他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博士学位。

执教历程

他选择了在蒙彼利埃执教的道路。在一年多的短暂的教学生涯中,由于他的新的理论招致众多的非议,他毅然辞职离去,继续开始了他飘泊不定的游医生涯,身着黑长袍,夜宿黑色帐篷,拥有学者风度的诺查丹玛斯,给人以典型的犹太人的印象。在图卢兹工作时,诺查丹玛斯收到了仅次于伊拉斯漠的著名哲学家斯卡里杰尔的信。诺查丹玛斯的回信令斯卡里杰尔十分高兴,并发出了欢迎诺查丹玛斯去阿让小住的邀请。

婚姻状况

1534年前后,诺查丹玛斯与一位“身份高贵而极富魅力的美女”结婚(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我们也未能查到该女子的姓名),婚后生下一男一女。斯卡里杰尔的帮助,加上他精湛的医术与非凡的才能,使他过上了安稳而幸福的生活。

人生低谷

然而,好景不长,一连串的悲剧给诺查丹玛斯以沉重的打击。恶疫肆虐阿让,尽管他拼命与恶疫搏击,但无奈恶疫的流行迅速,以至于连妻子及两个孩子都被无情地夺去了生命。

连自己的亲人都无力医救,这一事实对他这名医生来说,无疑是无情而致命的打击。接踵而来的是与斯卡里杰尔的关系越来越糟,最后失去了他的友情。尽管斯卡里杰尔是一个与什么人都要争吵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失和,不能不说是船漏又遇顶头雨。更悲惨的是亡妻的家人逼他返还嫁女时所带去的财产,甚至到法庭提起了诉讼。

令人难以相信的是,1538年,他竟因几年前的出言不慎而被人密告当局,当局将他作为异端分子加以追究。事由很简单,诺查丹玛斯曾对一位正在制作圣母玛利亚青铜像的匠人说:“你制作的是恶魔。”尽管诺查丹玛斯反复说明他的本意是说匠人的作品缺少铜像所特有的美的魅力,但宗教法官仍然命令他去图卢兹自首。诺查丹玛斯压根就没打算去自首,更不想心甘情愿地接受法庭的惩罚。为了逃避教会的纠缠,在其后的6年中,他在教会管辖不到的地区颠沛流离。风餐露宿。

逝世

长期忍受痛风折磨,并逐步并发水肿的诺查丹玛斯意识到自己不会活得太久,于是于1566年6月17日写下了他的遗嘱。7月1日,他请当地的神父为他举行了最后的仪式。是夜,当杰维尼向他告辞时,诺查丹玛斯对他说:“我再也不会活着见到你了。”

第二天早上,当人们发现他的遗体时,正如他本人所预言的那样:“将会发现僵硬地躺在椅子与床之间”。他被葬在萨朗的方济会派教会的墙壁中,妻子安努用最精美的大理石为他立下了碑。

在大革命时期,迷信的士兵们将他的墓掘开,把遗骨埋到萨朗的另外一个教会里,即圣·罗兰教会。如今人们若是去那里的话,仍可以看到诺查丹玛斯的墓及其肖像。

在评价自称有预言能力的人物的业绩时,首先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要判断手中资料的真伪;二是要确认其出版发行的年月日。几个世纪来,诺查丹玛斯几乎成了众多赝作的牺牲者,并且受到了许多不公正的评价,细想起来,倒也不难理解。

他著作的初期版本中,包括《百诗集》在内,显得十分的混乱。那是因为那些著作最初被分成两部分,分别于1555年与1568年印刷所致。1555年所印的那一部分,连印刷日期都没有。正因为如此,难免有一些被篡改过的、与真正的初版相隔数百年之遥的“初版”在世间流传。

闽侯县甘蔗林泓食品商行  电脑版  手机版  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三英村蔗洲路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