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男子爱上艾滋女 冒险自然受孕产子(图)护肤DIY
男子爱上艾滋女 冒险自然受孕产子(图)护肤DIY

核心提示:一名健康男子与一名患有艾滋病的女子相爱两年后结婚。在几家医院都拒绝为其做人工受孕后,男子冒着被传染艾滋病的危险选择了自然受孕。如今女子肚内的胎儿已经7个月大,但双方的家长仍蒙在鼓里。

“红丝带之家”给艾滋病患者带来温暖。 高鹤涛 摄 资料图片

广州日报11月28日报道 与心仪的姑娘感情日渐升温,可就在表白的前一刻,姑娘却突然找到他,拿出一张“hiv阳性”化验单。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的内心有如在炼狱中煎熬。最终,在艾滋病与爱情之间,阿乐选择了后者。就在今年年初,经过两年甜蜜的恋爱,感染hiv病毒的蓓蓓和hiv阴性的阿乐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蓓蓓已经怀孕7个月。“我爱的是这个人,她得什么病、怎么得病,这些都不重要。”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艾滋病诊室陪妻子看病的时候,阿乐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她。而对于丈夫的深情,蓓蓓这样回答:“我深信已经找到今生的最爱。”

记者见到这对夫妻的时候,他们正在候诊。蓓蓓挺着7个月的身孕,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不管抽血、看医生还是预约,阿乐守着蓓蓓寸步不离。“一早从增城的家中出发,先到市妇婴医院产检,然后到这里看病。还好,胎儿情况不错,都很好!”

从没问过她是怎么感染的

阿乐说,认识蓓蓓是在三年前,那时他们都在东莞打工,因为工作上的交往,阿乐和蓓蓓相识相知。“她比我大两岁,乐观、开朗、善解人意。”刚认识这个姑娘,阿乐就对她产生好感,后来找人打听,发现蓓蓓还是单身。阿乐开始找机会约会蓓蓓,随着交往日益密切,两人感情日渐升温。几个月之后,感情已经到了只剩一层窗户纸的地步,两人对对方的心意都已心知肚明。阿乐想找个机会表白,但没想到的是,蓓蓓先来找他了。

“摊牌”的那一天,蓓蓓很严肃,虽然想了又想,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开口。最终,蓓蓓拿出自己的检验单放在阿乐面前。“那时候我对艾滋病还不是很了解,就知道是一种可怕的绝症,离自己很远。”阿乐说,他之前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活竟然要面临这样艰难的抉择。放弃还是接受,他考虑了整整一个星期,最难受的时候,觉得头都要爆炸了。“我后来想,我喜欢的是这个人,跟她是不是患病、患什么病没有关系。”阿乐说,在人海中寻寻觅觅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子,他舍不得就这样放弃。

“一直到现在,我从没问过她是怎么感染的。”阿乐说,他一早就想得很清楚,那些都是蓓蓓过去的事,他从来不会追问。“我认识她以后,她一直是个好姑娘,对我很好、对家人很好、对朋友很好,这就够了。”阿乐告诉记者,就连关于艾滋病防治方面的知识,他都很少主动去关心,“她很细心的,看了都会告诉我。”

喜欢她甚至包括她的缺点

开始恋爱没多久,阿乐决定辞掉在东莞的工作。2006年年初,怀揣着两人几年来打工积蓄的几万元钱,阿乐和蓓蓓来到广州。几经张罗,两人在市内开了一间档口,利用以前打工时积累下的关系,阿乐顺利找到供货商。“开店是很辛苦的,每天都要忙十几个小时,我一个大男人常常都累得不行,但是她从未抱怨过。我以前都不知道,她这么能吃苦。”两个人的辛劳有了回报,从开始问者寥寥,到现在建立了固定的顾客群,两人的收入稳步增长。

对于选择蓓蓓,阿乐从未后悔。“你问我喜欢蓓蓓什么优点?”阿乐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蓓蓓就像一个宝藏,跟她相处越久,发现的优点越多。但是,我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有这些优点,我还喜欢她的缺点。”“她是个很乐观的人,即使患这个病,从来都没见她气馁过。有时候跟她在一起,甚至觉得患病的是我而不是她。”

“你俩吵架吗?”听到这个问题,阿乐和蓓蓓会心一笑,同时点头。“当然会啦,不过我们吵完了很快就会和好。”蓓蓓则接着阿乐的话说:“都是我在欺负他!”

为生子夫妻俩冒险自然受孕

婚后没多久,小夫妻做起了怀孕的计划。“最安全的办法当然是做试管婴儿,但是咨询了好几个医院,一听说是给艾滋感染者做,没有一个医生愿意接手。”无奈之下,阿乐和蓓蓓只好选择自然受孕。阿乐说,他也知道这样自己感染的风险很大,虽然医生事先已经对蓓蓓用药,尽量降低她体内的病毒水平,降低hiv病毒的传染性,但没有保护的性接触,还是会给艾滋病毒自由的活动空间。

“即使传染概率再低,只要有传染可能,对于无保护的那方来说,都只有两个可能:感染或者未感染。”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艾滋病科专家蔡卫平说,一般来说,医生会尽量劝说艾滋夫妻不要用这样危险的方式受孕,但如果他们实在想要个孩子延续自己的生命,医生也只有尽量帮忙。“从我们能追访到的来看,在我们帮助下怀孕生子的艾滋夫妻,大人小孩都很幸运,目前尚未发现有感染的情况。不过,我觉得风险还是很大。”

提心吊胆度过几个月之后,蓓蓓怀上了宝宝。更令小两口开心的是,三个月之后的检测发现,阿乐hiv为阴性,并没有感染艾滋。“我心里一直很矛盾,我比阿乐更想要个孩子,可是,如果真的因此而传染给阿乐,我肯定会内疚。”蓓蓓说,幸运的是,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父母至今不知儿媳患艾滋

阿乐告诉记者,他现在最担心两件事。“一是宝宝的健康。不过医生说进行母婴阻断的话,胎儿染病的概率很低,只有千分之几,我们的宝宝应该没有那么倒霉吧。”另一件让阿乐担忧的事,是蓓蓓患病的事两家的老人至今都蒙在鼓里。“不敢想象他们知道后会怎么样。”阿乐说,幸好两个人的老家都不在广州,应该不会“穿帮”。

记者了解到,如果妈妈是感染者,宝宝生下来之后,并不能用母乳喂养,此外还要当心抚养孩子的过程中发生病毒传播。“这个我们早就有准备了,蓓蓓不能带孩子,我就多花点工夫。”阿乐说,既然蓓蓓不能过多带宝宝,也不方便把老人接过来照看宝宝,那就只有他自己上阵了。这几个月来,阿乐已经看了几本育婴方面的书籍,对于将来当个好“奶爸”,还是自信满满的。

“她的身体一直不错,怀孕7个月,cd4水平稳定在300左右。我会好好照顾她,尽量延长她发病的时间。”阿乐说,和蓓蓓相处得越久,对艾滋病的恐惧越小。“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幸福延续得更久!”

艾滋夫妻:

在这个世界上,

你只有我,我只有你

记者了解到,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艾滋病门诊就诊的患者中,有一半是夫妻两人双双感染。他们当中,有的是丈夫传给妻子,也有的是妻子传给丈夫。最先感染的那一方,有的是吸毒,有的是输血,还有的是在寂寞时找过“小姐”,一时的欢愉就这样埋下一生的祸根。往往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比如手术或者怀孕,夫妻中的一方被查出感染hiv病毒,接着查下去,发现另一方也未能“幸免于难”。

“艾滋夫妻离婚的少之又少,尤其是夫妻两人都感染hiv的,不管谁传给谁,最后都会和解,感情会比以前更深、更好。”蔡卫平这样总结。在和几对艾滋夫妻深入交谈后,记者也发现,艾滋夫妻往往有一种强烈的相依为命的感觉。刚确诊的时候,无辜感染的那一方会充满愤怒、不甘和被背叛的耻辱,双方甚至会展开几场激烈的家庭大战。但怨恨过后、伤心过后,夫妻俩会逐渐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你只有我,我也只有你。怀着对死亡和疾病的恐惧、怀着有朝一日可能被正常人群抛弃的彷徨,艾滋夫妻最终会放下一切隔阂,亲密无间,相依为命。

闽侯县甘蔗林泓食品商行  电脑版  手机版  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三英村蔗洲路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