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饭圈的泥塑什么意思(从泥塑一词看粉丝经济对人的异化)
饭圈的泥塑什么意思(从泥塑一词看粉丝经济对人的异化)

当代网络用语有一石,饭圈追星独占八斗。有时候就算你不追星,也得掌握两句饭圈用语,看起来才像一个跟得上时代的社交媒体玩家。

近年来,有一个新兴词语崭露头角——“泥塑”。使用频率和“小鲜肉”“小奶狗”“小狼狗”等不相上下。小奶狗、小狼狗的称呼,已经招来许多大兄弟的不满。就像刘昊然说的那样:我就不能像个人了吗?

而“泥塑”告诉广大娱乐圈帅哥——你不仅可以是犬系男友,还可以是女的。

嗯,女的。

传统意义上的“泥塑”,是一门手艺活儿,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形象。

而在饭圈用语中,“泥塑”的含义已经面目全非。

追星女孩们将捏泥人的本义引申为按自己的意愿去捏造偶像的性别。通常表现为对着男明星的精修高P图激动大喊:“姐姐好美”“妹妹好娇”以及“女儿好可爱”。

猜猜看,这是哪位大帅哥被泥塑了?

贵圈没有男人

“泥塑”一词刚出现时,尚且人人喊打:我哥好帅一男的,怎么就变成你的姐姐妹妹了!是腹肌没有八块吗?是肱二头肌不够火辣吗?

然而……

人类的本质是真香,泥塑的本质是深渊。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渐渐地,部分喊打喊杀的追星女孩真香了,越发热衷于为自己的偶像捏塑一副女性躯壳,在幻想世界里将其作为自己的姐妹、女友甚至女神去宠爱,去倾慕。

去年,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横空出世,不仅推出了以蔡徐坤为首的一众流量偶像,也使“泥塑”这种追星方式光速占领粉圈。

在资深泥塑粉眼中,不仅白皙苗条又年轻的爱豆们可以被泥,威猛打星如吴京成龙,也能化身暴力甜心和野蛮女友;就连相声演员岳云鹏,也可以是人间富贵花。

“贵圈没有男人,大家都是姐妹。”

以爱之名

一个新词汇的出现,必然说明一种新现象。一种新现象的背后,自然有一种文化心理在支撑。

从泥塑粉热衷的人设来看,泥塑爱豆的一大原因就是“爱”:我的偶像只能被人所爱,但可以不付出任何回报——他是狐妖,是苗疆蛊女,是娇贵公主,对所有人形生物有致命吸引力;而他自己有权漫不经心,要么天真到不知爱为何物,要么足够妖孽,以至于轻视、挥霍他人之爱。

不得不说,这更像是某种女性集体欲望的投射。

前不久,豆瓣某小组的热帖,就将今夏风头正劲的男星肖战泥塑为一个“心机绿茶”。

发帖者以过来人的口吻,夸张地“控诉”肖战玩弄人心的绿茶行径,警告各家粉丝高度警惕,不要让爱豆被这个“小婊砸”勾了魂。

八卦论坛用户没有当真,评论大多是“哈哈哈哈哈”“谁不爱看美人在线勾魂”和“这到底是黑帖还是安利帖”。发帖人不管有什么目的,倒是促成了一次挺成功的软文营销,成功勾起好奇心。

至于其他男星的泥塑粉,看完热闹可能也会在心底哼一声:谁家哥哥还不是个小公主了!

“师夷长技以制夷”

然而,“爱”只是泥塑盛行这一现象最表层的原因。

今年2月份,微博热搜榜上突然出现这样一条热搜:“小妈bot炸号”。

bot即robot(机器人),可理解为接收网友投稿,并定期人工更新的树洞。既然是“机器人”,所以账号本身不发表任何观点,只是机械性地发布主题相关投稿。

“小妈bot”的投稿人多为泥塑粉,投稿内容全部都是将各色男明星幻想为“年轻继母”并配合照片撰写的文案。其中有一些涉及软色情,可能是账号被炸的主要原因。

有趣的是,另一篇发布于“内娱泥塑bot”的投稿,其评论区却与其他泥塑投稿的狂欢气氛迥然相异。网友纷纷表示自己“不敢泥”“恭送老先生出去”“不敢称姐姐”……

原来,这篇投稿的主人公是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

《费宫人》民国剧照·程砚秋

为什么“不敢泥”?其实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热衷泥塑的网友多为女性,且多是异性恋。之所以泥塑自己喜欢的男明星,并非性取向突然180°大转弯,而是为了更彻底的消费商品。程先生乃开宗立派的艺术家,且已仙逝多年——种种加诸商品的目光在他身上压根不存在,所以无法可“泥”,也没有必要。

在“观看”男爱豆时,粉丝很难不感受到他们的年轻、美丽和性吸引力,这些特质作为商品的卖点,被浓墨重彩地标注出来。然而男性肉体之性感在评判框架中是缺席的存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一套物化男人的话语体系,这使得粉丝难以对他们实施消费行为。

自然而然地,她们开始照搬物化女性的话语体系——这可方便多了。模板成千上万,源远流长。

于是,男性也“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起来,身体被解构为不同的物品进行比喻。他们的角色,也被安排为引人遐想的“贵妇”“小妈”“寡妇”“孤女”,等等。

粉丝在泥塑的性别倒错中歌颂了美人,也以消费者的身份收获了这套话语体系曾经赋予男性的,同等级的快感。

“我就不能像个人吗”

泥塑的根本,深植于资本对人的物化。粉丝经济宛然一个庞然大物,不仅引得众多“金主”纷纷下水,让粉丝心甘情愿被割韭菜,也能将光鲜亮丽的偶像吞吃入腹。在这个时代,偶像被商品化的范围之广,被物化的程度之深,堪称21世纪大众娱乐之怪现状。

在这个封闭的体系中,消费的粉丝、作为商品的偶像,以及资本运营,没有哪一方真正无辜。所以并非“贵圈没有男人,大家都是姐妹”,而是“贵圈没有人,大家都是商品”。泥塑一词风行饭圈,反映的正是这样一种粉丝经济下的异象。

闽侯县甘蔗林泓食品商行  电脑版  手机版  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三英村蔗洲路114号